<em id="pzhlb"><form id="pzhlb"><nobr id="pzhlb"></nobr></form></em>

<address id="pzhlb"><listing id="pzhlb"><meter id="pzhl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pzhlb">
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<sub id="pzhlb"></sub>
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<address id="pzhlb"></address>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  墻公與“舜歌絕唱白鹿原”

      2022-05-06 09:44:00來源:
      來源: 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邴璞 2022-05-06 09:44
      字體:

      因疫情所阻,已有大半年沒有見到墻公了,記得去年的最后一次相見是在夏日的一天,我引領陳忠實文學館朋友到“墻公”趙熊先生工作室鈐印蓋章的那次。緣由是去年清明前夕,我們隨墻公一行赴陳忠實文學館參觀,獻花于陳忠實先生銅像前。陳長明館長等工作人員熱情接待,詳細講解。臨別墻公應陳忠實文學館所請題寫了“舜歌絕唱白鹿原”七個大字。所題是寫在一張四尺整紙上,是墻公那勁健峭拔、線如鑄鐵,深具鮮明風格的隸書。題罷,墻公解釋說,舜歌是寓意華夏農耕文明之歌。聞此我明白了墻公所題的深意,更體悟到了陳忠實先生及《白鹿原》一書在墻公心中的深沉的份量。那天墻公未帶印章,這也是數月后陳忠實文學館回訪補印的緣起。

      近日一個春雨暫歇的上午,我如約赴風過耳堂拜晤墻公。同坐者有青年畫家郭琳、青年書法家楊萌等人。面前的墻公雖幾年前已自謂“墻叟”,但仍紅光滿面、精神氣十足,身著一件鐵紅色短袖,七十開外的他絲毫沒有寒意。交流講解間依然是慣常所見的那種坦蕩磊落、客觀公允、見地不俗。當日,因我討教書法、楊萌討教篆刻、郭琳討教用筆及審美之規律等等,大家共同討教藝術精進之道等等,墻公所談話題甚多,不乏真知灼見。

      一上午的交流令我們真是受益良多。臨別墻公又應我之請,為我題寫了我新近的另一個齋號“讀書延年之室”。新齋號題于我攜帶的孫大為槌搨的巴蜀古器拓本之上,既是新齋號,亦為拓本題耑,合二為一?!白x書延年之室尚古”行書豎排,氣凝神聚,骨力洞達。

      墻公趙熊先生是當代長安城中的文化名家,學習研究金石書畫近一甲子,五十七歲時又開始自修舊體詩。由于扎實的學問功底和完備的藝術素養,使得他能將日常生活、藝業追求、所見所聞、所思所想、所感所悟都加以提煉,最終以詩的形式呈現給這個世界。他寫對于瓦當藝術喜愛之情的“追秦撫漢瓦陶珍,最喜長安此物親。走獸翎毛呼欲出,吉祥篆字意寧馨”即每每讀來令人溫暖復感動。

      “少時有癖最堪憐,汲古偏逢橫掃年。藝徑深窺疑去路,師門初涉續前緣。人生漫說言通道,翰墨批評理近禪。竹嬉歡聲遺歲月,朝秦暮楚夢長殘”?!罢l言花甲不揚鞭,我侍先師游意酣。柏下躬身黃帝廟,云頭放眼乾陵巔。斑斕秋好秦嶺樹,峻峭雪殘崆峒山。三十四年成舊夢,無聲冷月正西天”。這是他的《憶默翁二首》,讀來回味再三,感慨系之!

      “尋常老漢布衣人,磊落情懷土木身。獨矚微塵穿永夜,耦耕大筆向喧晨。 長安市鬧隨心靖,白鹿原高寄命屯。渠道奈何成管道,舜歌但剩一腔陳”。這是2016年4月底陳忠實先生辭世后墻公聞訊所寫的《丙申悼陳忠實先生》,是一首極見風骨、極見份量、極有見地的難得佳作。詩是墻公的賢公子趙耕送給我的,該作寫于一古色宣紙上,我見到時已在2021年夏天。讀到這首悼念陳老師的好詩,我惋惜不已。因為當時剛剛拿到灞橋區政協編印的灞橋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《鄉黨陳忠實(續)》。我所撰寫的關于陳老師的4000余字回憶文章《剛毅果敢、沉雄渾厚》已收錄其中。早知道有墻公這首悼陳老師的好詩,那一定是會被重點選編其中的??上^低調,終使這套紀念文集與一首詩歌佳作失之交臂。

      我還想與諸君分享一下墻公的兩個慣常使用的齋號。一為“風過耳堂”。二十多年前墻公喬遷新居后樓高風勁,遂自號“風過耳堂”。墻公的恩師陳少默先生聞說后給他贈寫了一副對聯:“萬事從來風過耳一年幾見月當頭”相贈。上聯是講人活在世上要達觀處世,看開放下。下聯是勉勵他只爭朝夕、勇猛精進,珍惜時光。短短十幾個字既飽含著少默先生對墻公的殷殷關切諄諄囑托,更凝聚著少默先生近一個世紀的人生智慧與感悟?!袄蠅Α笔撬牧硪粋€齋號。他說少時家中居住不敞,他的書桌緊貼墻壁而置。這些年雖然條件好一些了,但他還是每日案頭筆耕不輟,日日與墻相伴。幾十年面墻修習,操持志業。歲月熬老了數十年墨田耕耘的少年,陪伴了自己數十個春秋的墻壁自然亦應不再年輕!故又自號為“老墻”。如今“老墻”已年逾古稀,故社會上人們多尊稱其為 “墻公”。

      曹軍華

      長按二維碼,識別分享文章!
      【編輯:邴璞】
      18禁无码永久无限制,4399影视在线播放观看,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天天天天97
      <em id="pzhlb"><form id="pzhlb"><nobr id="pzhlb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pzhlb"><listing id="pzhlb"><meter id="pzhl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      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pzhlb"></sub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<address id="pzhlb"></address><form id="pzhlb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