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zhlb"><form id="pzhlb"><nobr id="pzhlb"></nobr></form></em>

<address id="pzhlb"><listing id="pzhlb"><meter id="pzhl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pzhlb">
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<sub id="pzhlb"></sub>
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<address id="pzhlb"></address>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  人生有寄:談王皓的詩書印

      2021-12-08 16:21:44來源:
      來源: 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邴璞 2021-12-08 16:21
      字體: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        

          王皓是我的朋友,是屬于云淡風輕的那種。正因了稔熟不拘,往來雖不多,心卻近。他約我寫一篇文字,我已經拖了半年了。上一回他來,暗示我說,趙熊老師早都寫了,等我哩。我照例沒有反應。不是沒有反應,是總覺忙亂,不知道從何寫起。這不,都到2017年了。這個春節這筆文債不還,就等于沒法過年。抻一頁紙,寫吧。

      人生有寄。我寫這個題目,是想說,陶淵明的“人生若寄”,是浩嘆生命的短暫,而我改之一字,意思就變了。人生固然短暫,但人若有了精神上的寄托,心靈便能安妥,時間就顯得并不那么重要了。王皓是一個有著文化情結的人。他的業余生活,幾乎讓藝事占滿了。他治印,追隨篆刻名家趙熊先生多年,從臨摹秦漢印入手,累月經年,不斷地打磨,如今像模像樣。風格上不屬于那種大開大合,氣宇軒昂的,確是春風和氣,溫厚敦實的那種。多年來,看書壇上云去云留,張牙舞爪的,“總被雨打風吹去”,而平和順眼的,卻依然“青山還在”??磻T了歲月留痕,反而覺得后者可喜。藝術上,不能說石魯的《轉戰陜北》高級高檔高尚,而齊白石的小蝦小白菜就一定不高級不高貴。不同的風格,只有審美趣尚的不同,只有品味格調的高低,卻不存在先進落后的分別,更不存在,新的就是好的,舊的就是差的,如此說來,我便認同了王皓的選擇。他一直在漢代印品中求格調,求趣味, 求技術滋養,求血氣神魂?!半m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”。目下,似乎還不能算抵達,但我認為,方向對了,走一步便進一步,沒有不能抵達的道理。

      再說王皓的詩。王皓寫舊體詩,先是受風過耳堂趙熊先生的影響,繼而拜了研究詩學的專家,看來是下勢了。我初對當代人作舊體詩多不以為然,因為見多“老干部體”的順口胡謅,所以,于舊詩有一種本能的逆反。我有時也作的,但總不免陷入生怕不合律合轍而惹人恥笑,也便從來都是壓于箱篋而不示人。當年,正在求知期的我,背毛主席詩詞,背唐詩,詩的初步也略知一二,但那時候,老人家說舊體詩不可學,貽害青年,謬種流傳。于是,我本來可以好好向我的舅外公學詩的,卻因了自己的偏狹無知而錯過機會了,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。如今如果有文壇書友送的詩集,一篇篇地誦讀,覺得今人也有寫得很好的。詩不能只有唐人而無今人。所以,我對寫詩的人都投一青眼,刮目相看。王皓寫詩,很自然清新,平實如其人的本分憨厚,讓人有一種徐徐緩緩的溫暖感,欣欣然矣。比如在秋天秦嶺山中,他寫道:“暮靄千巖似畫屏,徐吟漫嘯坐山亭。森森古木憑高處,野鳥天風側耳聽?!庇?,“石上青苔片片幽,水遙紅樹艷深秋。一聲啼鳥平生意,落葉飄零水自流?!弊宰匀蝗坏劓告秆哉f,不故做驚人句,而意境氣氛皆在淡淡清明之中,讓我說,這便是好詩。他的能將詩作為一種文化養成來堅持,是值得我敬重的。

      在作品《書齋遣興》中,王皓更是自詡“終南散人”,以“不為五斗米折腰”的陶淵明自比,慶幸自己能夠安坐書齋、遠離世塵?!氨鞅耐?,苦雨釀成苦膽純”,讀書寫文,遠離俗塵,因而能保有一顆晶瑩剔透的赤子之心。王皓以行書書寫此詩,行云流水,整幅作品又透露著恬淡安然。

      王皓的《五十感懷》系列作品,書寫了自己從執著于歲月已逝的苦惱到釋懷后樂觀向上的安然?!段迨袘阎摺访枥L自己因緣際會得悟“禪意”,在半世浮世之后參禪讀書,心中安然寂靜之態。

      再來談談他的字。王皓學習書法也有許多個年頭了。他臨過書譜,也兼習“二王”。也即是說,他的字是有淵源的。這與那些聚墨成形,信筆為體的粗制亂造的江湖野路子有了本質上的不同。字有文氣,求秀麗,中和平實,安穩而不張揚,溫和而不險躁。其實,倘若能神怡得閑,那必是書寫的至純之境?!饵S帝內經》之《素問》有語云:“以恬愉為務,以自得為功”,方可“形體不散,精神不散?!鄙砣羧绱?,藝何不如此?王皓的審美取向與他的做人內斂含蓄是天然忻合的。但實話說,也許我對他有更高的期許吧,總是覺得他在筆墨節奏、用筆力度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,有時是缺一點大膽與果敢。如果在節奏上再強化些些,氣脈氣象氣息都會有大的改觀。

      今日是丙申臘八節,中午在友人家里蹭了一頓久違了的家鄉味道,勾起了我的鄉愁。我在想,書法的味道其實就是你我的鄉愁。有時,我們須得放下手頭的忙碌,留一些空白,去喚醒和召喚從我們身邊悄然溜走的,比如詩情詩心詩意,比如漢印中的那種質直純樸,再比如傳統書寫中的天然天趣,等等。我們前行時也應該回望?;赝粗厥?,重塑。文化不就是這樣子的么,不斷地向前人遺產的攫取,也便是向新的開拓。王皓以詩養書,以書養印,詩書印一體,養人。在我看來,詩書印作為人生的寄托,靈魂的安妥,王皓的藝術之路無疑是正的。我希望他一以貫之堅定地走下去。
             2017年元月5日夜于萬廬


      筆者介紹
            吳振鋒 ,筆名不然,別署萬廬。一九五七年生于陜西商州?,F任陜西省美術博物館收藏研究部主任,《美術博物館》雜志副主編、副研究員。系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、陜西省文史館研究員,曾擔任全國第六屆書學討論會評審委員、全國第九屆書法篆刻作品展評審委員、中國美術館第二屆當代名家書法提名展藝術委員會委員、第二屆全國隸書作品展暨研討會。


      長按二維碼,識別分享文章!
      【編輯:邴璞】

      閱讀下一篇:沒有了...

      18禁无码永久无限制,4399影视在线播放观看,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天天天天97
      <em id="pzhlb"><form id="pzhlb"><nobr id="pzhlb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pzhlb"><listing id="pzhlb"><meter id="pzhl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      <form id="pzhlb"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pzhlb"></sub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zhlb"><address id="pzhlb"></address><form id="pzhlb"></form>